虚阁上 > 胡适 > 终身大事 | 上页 下页
终身大事(4)


  田太太与田女士

  (同时间)那么究竟为了什么呢?

  田先生

  好孩子,你出洋长久了,竟把中国的风俗规矩全都忘了。你连祖宗定下的祠规都不记得了。

  田女士

  我同陈家结婚,犯了那一条祠规?

  田先生

  我拿给你看。(站起来从饭厅边进去)

  田太太

  我意想不出什么。阿弥陀佛,这样也好,只要他不肯许就是了。

  田女士

  (低头细想,忽然抬头显出决心的神气)我知道怎么办了。

  田先生

  (捧着一大部族谱进来)你瞧,这是我们的族谱。(翻开书页,乱堆在桌上)你瞧,我们田家两千五百年的祖宗,可有一个姓田和姓陈的结亲?

  田女士

  为什么姓田的不能和姓陈的结婚呢?

  田先生

  因为中国的风俗不准同姓的结婚。

  田女士

  我们并不同姓。他家姓陈,我家姓田。

  田先生

  我们是同姓的。中国古时的人把陈字和田字读成一样的音。我们的姓有时写作田字,有时写作陈字,其实是一样的。你小时候读过《论语》吗?

  田女上

  读过的,不大记得了。

  田先生

  《论语》上有个陈成子,旁的书上都写作田成子,便是这个道理。两千五百年前,姓陈的和姓田只是一家。后来年代久了,那写做田字的便认定姓田,写做陈字的便认定姓陈,外面看起来,好像是两姓,其实是一家,所以两姓祠堂里都不准通婚。

  田女士

  难道两千年前同姓的男女也不能通婚吗?

  田先生

  不能。

  田女士

  爸爸,你是明白道理的人,一定不认这种没有道理的祠规。

  田先生

  我不认他也无用。社会承认他。那班老先生们承认他。你叫我怎么样呢?还不单是姓田的和姓陈的呢。我们衙门里有一位高先生告诉我,说他们那边姓高的祖上本是元朝末年明朝初年陈友谅的孙子,后来改姓高。他们因为六百年前姓陈,所以不同姓陈的结亲;又因为二千五百年前姓陈的本又姓田,所以又不同姓田的结亲。

  田女士

  这更没有道理了!

  田先生

  管他有理无理,这是祠堂里的规矩,我们犯了祠规就要革出祠堂。前几十年有一家姓田的在南边做生意,就把一个女儿嫁给姓陈的。后来那女的死了,陈家祠堂里的族长不准他进祠堂。他家花了多少钱,捐到祠堂里做罚款,还把“田”字当中那一直拉长了,上下都出了头,改成了“申”字,才许他进祠堂。

  田女士

  那是很容易的事。我情愿把我的姓当中一直也拉长了改作“申”字。

  田先生

  说得好容易!你情愿,我不情愿咧!我不肯为了你的事连累我受那班老先生们的笑骂。

  田女士

  (气得哭了)但是我们并不同姓!


虚阁上(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