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上 > 胡适 > 终身大事 | 上页 下页
终身大事(5)


  田先生

  我们族谱上说是同姓,那班老先生们也都说是同姓。我已经问过许多老先生了,他们都是这样说。你要知道,我们做爹娘的,办儿女的终身大事,虽然不该听泥菩萨瞎算命的话,但是那班老先生们的话是不能不听的。

  田女士

  (作哀告的样子)爸爸!——

  田先生

  你听我说完了。还有一层难处。要是你这位姓陈的朋友是没有钱的,到也罢了;不幸他又是狠有钱的人家。我要把你嫁了他,那班老先生们必定说我贪图他有钱,所以连祖宗都不顾,就把女儿卖给他了。

  田女士

  (绝望了)爸爸!你一生要打破迷信的风俗,到底还打不破迷信的祠规!这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的!

  田先生

  你恼我吗?这也难怪。你心里自然总有点不快活。你这种气头上的话,我决不怪你,——决不怪你。

  李 妈

  (从左边门出来)午饭摆好了。

  田先生

  来,来,来。我们吃了饭再谈罢。我肚里饿得狠了。(先走进饭厅去)

  田太太

  (走近他女儿)不要哭了。你要自己明白。我们都是想你好。忍住。我们吃饭去。

  田女士

  我不要吃饭。

  田太太

  不要这样固执。我先去,你定一定心就来。我们等你咧。(也进饭厅去了。李妈把门随手关上,自己站着不动)

  田女士

  (抬起头来,看见李妈)陈先生还在汽车里等着吗?

  李 妈

  是的。这是他给你的信,用铅笔写的。(摸出一张纸,递与田女)

  田女士

  (读信)“此事只关系我们两人,与别人无关,你该自己决断。”(重读末句)“你该自己决断!”是的,我该自己决断!(对李妈说)你进去告诉我爸爸和妈,叫他们先吃饭,不用等我。我要停一会再吃。(李妈点头自进去。田女士站起来,穿上大衣,在写字台上匆匆写了一张字条,压在桌上花瓶底下。他回头一望,匆匆从右边门出去了。略停一会)

  田太太

  (戏台里的声音)亚梅,你快来吃饭,菜要冰冷了。(门里出来)你那里去了?亚梅。

  田先生

  (戏台里)随他罢,他生了气了,让他平平气就会好了。(门里出来)他出去了?

  田太太

  他穿了大衣出去了。怕是回学堂去了。

  田先生

  (看见花瓶底下的字条)这是什么?(取字条念道)“这是孩儿的终身大事。孩儿应该自己决断。孩儿现在坐了陈先生的汽车去了。暂时告辞了。”(田太太听了,身子往后一仰,坐倒在靠椅上。田先生冲向右边的门,到了门边,又回头一望,眼睁睁的显出迟疑不决的神气。幕下来)



虚阁上(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