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上 > 胡适 > 终身大事 | 上页 下页
终身大事(3)


  田太太

  我去庵里求了一签。签诗上说,这门亲事是做不得的。我把签诗给你看。(要去开抽屉)

  田先生

  呸!呸!我不要看。我不相信这些东西!你说这是女儿的终身大事,你不敢相信自己,难道那泥塑木雕的菩萨就可相信吗?

  田女士

  (高兴起来)我说爸爸是不信这些事的。(走近他父亲身边)谢谢你。我们该应相信自己的主意,可不是吗?

  田太太

  不单是菩萨这样说。

  田先生

  哦!还有谁呢?

  田太太

  我求了签诗,心里还不狠放心,总还有点疑惑。所以我叫人去请城里顶有名的算命先生张瞎子来排八字。

  田先生

  哼!哼!你又忘记你答应我的话了。

  田太太

  我也知道。但是我为了女儿的大事,心里疑惑不定,没有主张,不得不去找他来决断决断。

  田先生

  谁叫你先去找菩萨惹起这点疑惑呢?你先就不该去问菩萨,——你该先来问我。

  田太太

  罪过,罪过,阿弥陀佛,——那算命的说的话同菩萨说的一个样儿。这不是一桩奇事吗?

  田先生

  算了罢!算了罢!不要再胡说乱道了。你有眼睛,自己不肯用,反去请教那没有眼睛的瞎子,这不是笑话吗?

  田女士

  爸爸,你这话一点也不错。我早就知道你是帮助我们的。

  田太太

  (怒向他女儿)亏你说得出,“帮助我们的”,谁是“你们”?“你们”是谁?你也不害羞!(用手巾蒙面哭了)你们一齐通同起来反对我!我女儿的终身大事,我做娘的管不得吗?

  田先生

  正因为这是女儿的终身大事,所以我们做父母的该应格外小心,格外慎重。什么泥菩萨哪,什么算命合婚哪,都是骗人的,都不可相信。亚梅,你说是不是?

  田女士

  正是,正是。我早知道你决不会相信这些东西。

  田先生

  现在不许再讲那些迷信的话了。泥菩萨,瞎算命,一齐丢去!我们要正正经经的讨论这件事。(对田太太)不要哭了。(对田女士)你也坐下。(田女士在沙法榻上坐下)

  田先生

  亚梅,我不顾意你同那姓陈的结婚。

  田女士

  (惊慌)爸爸,你是同我开玩笑,还是当真?

  田先生

  当真。这门亲事一定做不得的。我说这话,心里狠难过,但是我不能不说。

  田女士

  你莫非看出他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田先生

  没有。我狠欢喜他。拣女壻拣中了他,再好也没有了,因此我心里更不好过。

  田女士

  (摸不着头脑)你又不相信菩萨和算命?

  田先生

  决不,决不。


虚阁上(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