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米乐 > 天菜医生 | 上页 下页
三十五


  “君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的伤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打你吗?”王亦瑄不敢相信有人敢在医院动粗。

  萧君翰没有否认。“是尹文佐打的。”

  “尹文佐?”王亦瑄知道这个人,跟未婚夫同在外科。“君翰,尹文佐他为什么要打你?”

  “有同事跟我说觉得尹文佐孤僻又高傲,很难相处,我刚刚遇到他就跟他提起这事,希望他能跟外科同事们好好相处,谁知他突然发怒了,一拳就往我下巴揍过来。”萧君翰又揉了下,痛得龇牙咧嘴。

  王亦瑄看到未婚夫红肿的下巴,很是心疼,也很生气。“尹文佐他怎么可以这样莫名其妙就打你,之前我就听说过他好像有黑道背景,果然是个流氓,竟然敢在医院挥拳动粗。”

  “不只如此,我被他打了之后,要求他向我道歉,结果他竟然说我只是院长养的一只狗,没有资格要他道歉,我很难过他竟把我说得这么不堪。”萧君翰故作难过的样子,他知道王亦瑄很爱他,一定会舍不得他被如此羞辱。

  果然王亦瑄生气了。“尹文佐他太过分了!不行,不能让那种人继续待在我们医院为所欲为,我爸好像还在院长室,我现在马上就去跟我爸说这事,我相信我爸一定也很生气,他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王亦瑄说完,马上离开前去院长室,萧君翰没有阻止,他现在就等着待会儿王亦瑄带回好消息,那个尹文佐想跟他斗,别妄想了!

  他得意的笑了声,结果红肿的下巴刺痛了下,可恶,那家伙的拳头是铁做的吗,痛死他了。

  总之,晚点他会去找梁小静,亲自把尹文佐被开除的消息告诉她,如果她肯向他认错,然后跟尹文佐分手,那么他会愿意原谅她。

  国华医院院长室。

  王恒收拾好公事包正准备要下班,没料到女儿突然过来找他,听到萧君翰被医院里的医生打了一拳,他比女儿还生气,翻天了吗?竟敢打他的女婿?“是谁打了君翰?”

  “是尹文佐。”

  “你说谁?”

  “尹文佐,跟君翰现在同在外科。”王亦瑄发现她父亲在听到打君翰的医生是尹文佐之后,脸上表情一变,像是怒气全消,这是怎么回事?“爸,我跟你说,我们不能让这种有暴力倾向的人继续留在国华当医生。”

  王恒在听到打女婿的人是尹文佐后,他哪敢生气,因为那位可是小祖宗啊。

  四年前黄昭源董事来找他,说他要推荐尹文佐到国华医院上班,这些董事们就是这样,财大气粗,随便就要推荐人到医院工作,国华医院又不是收容所,不过黄董事警告他,尹文佐的身分,就算十个王恒也惹不起他。

  不过就是安排一个人到医院工作,有必要这样羞辱人吗?王恒还记得他当时气得很,但也不能不给黄董事面子,因此答应让尹文佐到国华上班,当时外科没缺人,就让尹文佐在急诊室工作。

  三个月后,晟锌集团董事长的秘书打电话给他,告知江董事长要见他,他不敢有所担搁,马上就去见江董事长。

  国华医院初建立时,这位江佑民董事长是第二大股东,创办人兼首任院长沈国华是最大股东,不过在沈院长过世后,子孙们生意失败,陆续将手上的股权卖给了江董事长,现在江董事长是医院最大股东,国华医院早已经是晟锌集团旗下的产业了。

  后来听到江董事长要他好好关照尹文佐,他先是不解,接着才听江董事长说尹文佐是他的外孙,以后这间医院他会给外孙继承,他简直是青天霹雳,难怪当时黄董事说十个他也惹不起尹文佐,他不免暗骂黄董事,早跟他说尹文佐是江董事长的外孙不就好了,他抹去额头的汗,庆幸自己没有找尹文佐的麻烦。

  但是这么一来让他待在急诊室就不对了,因此他马上承诺会将尹文佐调到外科,然后江董事长说了,尹文佐很不喜欢他这个外公插手管他的事,因此要他别把尹文佐是他外孙的事说出去,江董事长特别叮咛,如果外孙生气找他算账,那么他会把帐算在他头上,也就是说,他最好别惹那位小祖宗生气就是了。

  曾经他想巴结尹文佐,却被他凶狠骂了一顿,说再找他讲些恶心话,他会把他踢出院长室,他只好作罢。

  后来医院传出尹文佐有黑道背景,还有人说要将黑道赶出医院,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要将小祖宗赶出医院?他气得让人去调查,然后惩处了几个散布谣言的医护人员后,传闻总算消停了些。

  “亦瑄,好了,这事就到此为止,别再追究了。”

  王亦瑄没想到她父亲居然想要息事宁人。“爸,事情怎么能不追究,尹文佐他可是打了君翰一拳,不只如此,他还出言羞辱君翰,说他只是院长养的狗!爸,你不觉得尹文佐太过分了吗?”

  王恒额上冒出几条青筋,这话是真的说得太过分了,但能怎么办?难不成去找尹文佐打回来或骂几声吗?他不只不会那么做,也不会让女儿和女婿那么做,至于开除尹文佐那更是不可能,他若开除小祖宗,江董事长会饶过他吗?

  见爸爸还是不作声,王亦瑄气急了。“爸,我听说尹文佐有黑道背景,难道你是因为这个缘故而选择息事宁人吗?”

  王恒此刻也只能劝女儿了。“亦瑄,听爸爸的话,这事就到此为止,也告诉君翰,下次别再跟尹文佐起冲突了,知道吗?”

  “爸,君翰被尹文佐又打又羞辱的,你怎么可以放着不管不处理呢?如果爸爸担心尹文佐后面的黑道势力,那么我自己来处理,我会让君翰对尹文佐提出伤害跟公然侮辱罪的告诉。”

  “不准那么做!”王恒吼着,见劝不了女儿,他也不禁生气了。提告?告小祖宗?那么他院长的位置也坐到头了。“亦瑄,我警告你,若你跟君翰敢对尹文佐提出告诉,你就再也不是我的女儿,到时候你就跟君翰一起离开国华。”

  “爸!”王亦埴没想到一向疼爱自己的父亲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爸,你为什么要这么怕尹文佐?”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