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上 > 徐志摩 > 一个行乞的诗人 | 上页 下页
丹农雪乌(3)


  丹农雪乌的青年期

  丹农雪乌的故乡是在爱得利亚海边上的一个乡村,叫做早试加拉.阿勃鲁栖省(abruzzi)的一个地方。他出世的年分是一八六三年,距今六十一年。那一带海边是荒野的山地,居民是朴实、勇健、粗鲁、耐苦,他的父亲大概是一个农夫:他的自传里说,他的铁性的肌肉是他父亲的遗传,他的坚强的意志与无餍的热情是他母亲的遗传,他有三个姊妹,都不像他,他有一个乳娘,老年时退隐在山中,他有一部诗集是题赠给她的,对照着他自己的"狂风暴雨"的生涯,与她的山中生活的安闲与静定:

  妈妈,你的油灯里的草心;
  缓缓的翳泯,前山
  松林中的风声与后山的虫吟,
  更番的应和着你的纺车
  迟迟的呻吟,慰安你的慈心

  意译dedication of"ii poema paradisiaco"

  他在他的自传《灵魂的游行记》里,并没有详细的记述他幼年期的事迹。但他自己所谓"酣彻的肉欲",他的人格与他的艺术的最主要的元素,在他的童年时已经颖露了。"肉欲"是sensuality不确切的译名,这字在这里应从广义解释,不仅是性欲,各种器官的感觉力也是包括在内的。因为他的官感力特殊的强悍与灵敏,所以他能勘现最秘奥与最微妙的现象与消息,常人的感官所不易领略的境界。他的生命只是一个感官的生命,自然界充满着神秘的音乐,他有耳能听精微的色彩,他有目能察馥郁的香与味,他有鼻与舌能辨析人间无穷的隐奥的变幻与结合,他有锐利的神经能认识、能区别、能通悟。他的视觉在他的器官中尤其是可惊的敏锐;他的思想的材料,仿佛只是实体的意像,他与法国的绿帝(pierre loti)一样,开口即是想像的比喻。他的性欲的特强,更不必说;这是他的全人格的枢纽,他的艺术创作的灵感的泉源。在他早年的诗里,我们可以想像一个聪明,活泼的孩子,在他的本乡的海边、山上、乡村里、田垅间,快活的闲游着;稻田里的鸟语,舂米、制乳酪、机梭,种种村舍的音籁,山坡上的牲畜的鸣声,他听来都是绝妙的音乐;海,多变幻的爱得利亚海,尤其是他的想像力的保姆与师傅(单就他的写海的奇文,他已经足够在文学界里占一个不朽的地位,史温庞swinbuue也不如他的深刻与细腻),不但有声有色的世界,就是最平庸最呆钝的事物,一经他的灵异的感觉的探检,也是满蕴着意义与美妙。单就事物的区别,白石是白石,珊瑚是珊瑚,白掬不是红枫,青榆不是白杨,即此"物各有别"的一个抽象概念,也可以给他不可言状的惊讶与欣喜,仿佛他已经猜透了宇宙的迷谜。

  他的青年期当然是他的色情的狂吼时代,性的自觉在寻常人也许是缓渐的,羞怯的发现,在他竟是火岩的炸裂,摧残了一切的障碍与拘束,在青天里摇着猛恶的长焰。他在自传里大胆的叙述,绝对的招认,好比如饿虎吃了人,满地血肉狼藉的,他却还从容的舐净他的利爪,摇舞着他的劲尾,大吼了几声,报告他的成绩。"肉呀!"他叫着,我将我自己交付给你,像一个年青无髭的国王,将他自己交给那美丽的,可怖的戎装的女郎,看呀,她来了!她得了胜利回来。在欢呼着的市街中庄严的走来了。这温柔的国王,一半是惊,一半是爱,他的希望嘲笑着他的怕惧。这是他的大言:实际上他并不曾单纯的纵欲,他不是肉体的奴隶,成年期性欲的冲动,只是解放他的天才的大动力,他自此开始了他的创造的生命。"肉呀,你比如精湛的葡萄被火焰似的脚趾蹂躏着,比如白雪上淋漓着鲜血的踪迹。"

  他第一部的诗集primo vere是他十八岁那年印行的,明年印行他的canto novo,又明年他的intermezzo di rime,那时卡杜赛(carducci)是意大利领袖的诗人,丹农雪乌早年的诗,最受他的影响。他的词藻,浓艳而有雅度,馥郁而不失逸致,是他私淑卡氏的成绩。同时他也印行他的短篇小说,第一本是terra virgine1883,第二本Ⅱ libro delle virgini,第三本sanpanta loere,他的材料是他本乡的野蛮的习俗。他的短篇小说的笔调,与他早年的诗不同,他受莫泊桑的感化,用明净的点画写深刻的心理,但这是他的比较不重要的作品。

  他的第二个时期从他初次到罗马开始。这不凡的少年,初次从他的鄙塞的本乡来到了最光荣的大城,从他的朴野的伴侣交接了最温文的社会,从他的粗沧的海滨睹面了最伟大的艺术我们可以想像这伟大的变迁如何剧烈的影响他正苞放着的诗才,鼓动他的潜伏着的野心。意大利一个有名的评衡家说,"阿勃鲁栖给他民族的观念,罗马给他历史的印象",罗马不仅是伟大的史迹的见证,不仅是艺术的宝库,他永远是人类文化的标准;这是一个朝拜的中心,我们想不起近代的一个诗人或美术家他不曾到这不朽的古城来挹取他需要的灵感。自从意大利政治统一以来,这古城又经一度的再生,当初帝国的威灵,以一度的显应,意人爱国的狂热,仿佛化成了千万道的虹彩,在纯碧的天空中,临照着彼得寺与古剧场的遗迹,庆祝第三意大利与罗马城的千古,卡杜赛一群的诗人,当然也尽力的讴歌,助长爱国的烈焰。丹农雪乌初到罗马,正当民族主义沸腾的时期,他也就投身在这怒潮中,尽情的倾泻出他的讴歌的天才,他的"italianita"(意大利主义)虽则不免偏激,如今看来很是可笑的,但他自此得了大名,引起了全国的注意,隐伏他未来的政治生涯。


虚阁上(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