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上 > 萧红 > 家族以外的人 | 上页 下页


  等我跑回了磨房,火完全灭了。我站在他们当中,他们几乎是摸着我的头发。

  “我妈说谁家烧鸡蛋呢?谁家烧鸡蛋呢?我就告诉她,许是吴大婶她们家。哈!这是吴大婶?这是一群小鬼……”

  我们就开朗的笑着。站在碾盘上往下跳着,甚至于多事起来,他们就在磨房里捉耗子。因为我告诉他们,我妈抱着小妹妹出去串门去了。

  “什么人啊!”我们知道是有二伯在敲着窗棂。

  “要进来,你就爬上来!还招呼什么?”我们之中有人回答他。

  起初,他什么也没有看到,他站在窗口,摆着手。后来他说:

  “看吧!”他把鼻子用力抽了两下:“一定有点故事……那来的这种气味?”

  他开始爬到窗台上面来,他那短小健康的身子从窗台跳进来时,好象一张磨盘滚了下来似的,土地发着响。他围着磨盘走了两圈。他上唇的红色的小胡为着鼻子时时抽动的缘故,象是一条秋天里的毛虫在他的唇上不住的滚动。

  “你们烧火吗?看这碾盘上的灰……花子……这又是你领头!我要不告诉你妈的……整天家领一群野孩子来作祸……”他要爬上窗口去了,可是他看到了那只筐子:“这是什么人提出来的呢?这不是咱家装鸡蛋的吗?花子……你不定又偷了什么东西……你妈没看见!”

  他提着筐子走的时候,我们还嘲笑着他的草帽。“象个小瓦盆……象个小水桶……”

  但夜里,我是挨打了。我伏在窗台上用舌尖舐着自己的眼泪。

  “有二伯……有老虎……什么东西……坏老头子……”我一边哭着一边咒诅着他。

  但过不多久,我又把他忘记了,我和许多孩子们一道去抽开了他的腰带,或是用杆子从后面掀掉了他的没有边沿的草帽。我们嘲笑他和嘲笑院心的大白狗一样。

  秋末:我们寂寞了一个长久的时间。

  那些空房子里充满了冷风和黑暗;长在空场上的高草,干败了而倒了下来;房后菜园上的各种秧棵完全挂满了白霜;老榆树在墙根边仍旧随风摇摆它那还没有落完的叶子;天空是发灰色的,云彩也失去了形状,有时带来了雨点,有时又带来了细雪。

  我为着一种疲倦,也为着一点新的发现,我登着箱子和柜子,爬上了装旧东西的屋子的棚顶。

  那上面,黑暗,有一种完全不可知的感觉,我摸到了一个小木箱,来捧着它,来到棚顶洞口的地方,借着洞口的光亮,看到木箱是锁着一个发光的小铁锁,我把它在耳边摇了摇,又用手掌拍一拍……那里面冬郎冬郎的响着。

  我很失望,因为我打不开这箱子,我又把它送了回去。于是我又往更深和更黑的角落处去探爬。因为我不能站起来走,这黑洞洞的地方一点也不规则,走在上面时时有跌倒的可能。所以在爬着的当儿,手指所触到的东西,可以随时把它们摸一摸。当我摸到了一个小琉璃罐,我又回到了亮光的地方……我该多么高兴,那里面完全是黑枣,我一点也没有再迟疑,就抱着这宝物下来了,脚尖刚接触到那箱子的盖顶,我又和小蛇一样把自己落下去的身子缩了回来,我又在棚顶蹲了好些时候。

  我看着有二伯打开了就是我上来的时候登着的那个箱子。我看着他开了很多时候,他用牙齿咬着他手里的那块小东西……他歪着头,咬得咯啦啦的发响,咬了之后又放在手里扭着它,而后又把它触到箱子上去试一试。最后一次那箱子上的铜锁发着弹响的时候,我才知道他扭着的是一断铁丝。

  他把帽子脱下来,把那块盘卷的小东西就压在帽顶里面。

  他把箱子翻了好几次:红色的椅垫子,蓝色粗布的绣花围裙……女人的绣花鞋子……还有一团滚乱的花色的线,在箱子底上还躺着一只湛黄的铜酒壶。

  后来他伸出那布满了筋络的两臂,震撼着那箱子。

  我想他可不是把这箱子搬开!搬开我可怎么下去?

  他抱起好几次,又放下好几次,我几乎要招呼住他。


虚阁上(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