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上 > 胡适 > 终身大事 | 上页 下页


  前几天有几位美国留学的朋友来说,北京的美国大学同学会不久要开一个宴会。中国的会员想在那天晚上演一出短戏。他们限我于一天之内编成一个英文短戏,预备给他们排演。我勉强答应了,明天写成这出独折戏,交与他们。后来他们因为寻不到女角色,不能排演此戏。不料我的朋友卜思先生见了此戏,就拿去给《北京导报》主笔刁德仁先生看,刁先生一定要把这戏登出来,我只得由他。后来因为有一个女学堂要排演这戏,所以我又把他翻成中文。

  这一类的戏,西文教做Farce,译出来就是游戏的喜剧。

  这是我第一次弄这一类的玩意儿,列位朋友莫要见笑。


虚阁上(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