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上 > 名家 > 李煜 | 上页 下页
李煜墓志铭


  大宋左千牛卫上将军追封吴王陇西公墓志铭并序

  徐铉

  盛德百世,善继者所以主其祀;圣人无外,善守者不能固其存。盖运历之所推,亦古今之一贯。其有享藩锡之宠,保克终之美,殊恩饰壤,懿范流光,传之金石,斯不诬矣。

  王讳煜,字重光,陇西人也。昔庭坚赞九德,伯阳恢至道。皇天眷佑,锡祚于唐。祖文宗武,世有显德。载祀三百,龟玉沦胥。宗子维城,蕃衍万国。江淮之地,独奉长安。故我显祖,用膺推戴。淳耀之烈,载光旧吴。二世承基,克广其业。

  皇宋将启,玄贶冥符。有周开先,太祖历试。威德所及,寰宇将同。故我旧邦,祗畏天命。贬大号以禀朔,献地图而请吏。故得义动元后,风行域中。恩礼有加,绥怀不世。鲁用天王之礼,自越常钧;酅存纪侯之国,曾何足贵?

  王以世嫡嗣服,以古道驭民。钦若彝伦,率循先志。奉蒸尝,恭色养,必以孝,宾大臣,事耇老,必以礼。居处服御必以节,言动施舍必以时。至于荷全济之恩,谨藩国之度。勤修九贡,府无虚月。祗奉百役,知无不为。十五年间,天眷弥渥。

  然而果于自信,怠于周防。西邻起衅,南箕构祸。投杼致慈亲之惑,乞火无里妇之辞。始劳因垒之师,终后涂山之会。太祖至仁之举,大赉为怀。录勤王之前效,恢焚谤之广度。位以上将,爵为通侯。待遇如初,宠锡斯厚。

  今上宣猷大麓,敷惠万方。每侍论思,常存开释。及飞天在运,丽泽推恩。擢进上公之封,仍加掌武之秩。侍从亲礼,勉谕优容。方将度越等彝,登崇名数。呜呼!阅川无舍,景命不融。太平兴国三年秋七月八日遘疾,薨于京师里第,享年四十有二。皇上抚几兴悼,投瓜轸悲。痛生之不逮,俾殁而加饰。特诏辍朝三日;赠太师,追封吴王,命中使莅葬,凡丧祭所须,皆从官给。即其年冬十月日,葬于河南府某县某乡某里,礼也。

  夫人郑国夫人周氏,勋旧之族,是生邦媛。肃雍之美,流咏国风。才实女师,言成阃则。子左千牛卫大将军某,襟神俊茂,识度淹通。孝悌自表于天资,才略靡由于师训。日出之学,未易可量。

  惟王天骨秀异,神气清粹。言动有则,容止可观。精究六经,旁综百氏。常以为周孔之道,不可暂离。经国化民,发号施令,造次于是,始终不渝。

  酷好文辞,多所述作。一游一豫,必颂宣尼,载笑载言,不忘经义。洞晓音律,精别雅郑。穷先王制作之意。审风俗淳薄之原。为文论之,以续《乐记》。所著文集三十卷,杂说百篇。味其文知其道矣。至于弧矢之善,笔札之工,天纵多能,必造精绝。本以恻隐之性,乃好竺乾之教。草木不杀,禽鱼咸遂。赏人之善,常若不及;掩人之过,唯恐其闻。以至法不胜奸,威不克爱。以厌兵之俗,当用武之世。孔明罕应变之略,不成近功;偃王躬仁义之行,终于亡国。道有所在,复何愧与?

  呜呼哀哉!二室南峙,三川东注。瞻上阳之宫阙,望北邙之云树;旁寂寂兮迥野,下冥冥兮长暮。寄不朽于金石,庶有传于竹素。其铭曰:

  天鉴九德,锡我唐祚。绵绵瓜瓞,茫茫商土。
  裔孙有庆,旧物重睹。开国承家,疆吴跨楚。

  丧乱孔棘,我恤畴依。圣人即作,我知所归。
  终日靡俟,先天不违。惟藩惟辅,永言固之。

  道或污隆,时有险易。蝇止于棘,虎游于市。
  明明大君,宽仁以济。嘉尔前哲,释兹后至。

  亦觏亦见,乃侯乃公。沐浴玄泽,徊翔景风。
  如松之茂,如山之崇。奈何不淑,运极化穷。

  旧国疏封,新阡启室。人谂之谋,卜云其吉。
  龙章骥德,兰言玉质。邈尔何往,此焉终毕。

  俨青盖兮裶裶,驱素虬兮迟迟。
  即隧路兮徒返,望君门兮永辞。

  庶九原之可作,与缑岭兮相期。
  垂斯文于亿载,将乐石兮无亏。

  【注】

  ①徐铉(916~991),字鼎臣。十岁能作文,不妄游处。与韩熙载齐名,人称“韩徐”。初仕杨吴,为校书郎。又仕南唐三主,历官知制诰、中书舍人、翰林学士、吏部尚书。后随后主李煜归宋,官至散骑常侍,世称“徐骑省”。


虚阁上(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