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上 > 名家 > 曹植 | 上页 下页
与吴季重书


  植白:

  季重足下,前日虽因常调,得为密坐。虽燕饮弥日,其于别远会稀,犹不尽其劳积也。若夫觞酌陵波于前,笳箫发音于后,足下鹰扬其体,凤观虎视,谓萧、曹不足俦,卫、霍不足侔也。左顾右眄,谓若无人,岂非吾子壮志哉?过屠门而大嚼,虽不得肉,贵且快意。当斯之时,愿举太山以为肉,倾东海以为酒,伐云梦之竹以为笛,斩泗滨之梓以为筝。食若填巨壑,饮若灌漏卮。其乐固难量,岂非大丈夫之乐哉?然日不我与,曜灵急节,面有逸景之速,别有参商之阔。思抑六龙之首,顿羲和之辔,折若木之华,闭濛汜之谷,天路高邈,良无由缘。怀恋反侧,如何如何。

  得所来讯,文采委曲,晔若春荣,浏若清风,申咏反复,旷若复面。其诸贤所著文章,想还所治,复申咏之也。可令喜事小史,讽而诵之。夫文章之难,非独今也。古之君子犹亦病诸。家有千里骥而不珍焉;人怀盈尺,和氏无贵矣。夫君子而不知音乐,古之达论谓之通而蔽。墨翟不好伎,何为过朝歌而回车乎?足下好伎,值墨翟回车之县,想足下助我张目也。

  又闻足下在彼,自有佳政。夫求而不得者有之矣,未有不求而自得者也。且改辙而行,非良乐之御;易民而治,非楚、郑之政。愿足下勉之而已矣。适对嘉宾,口授不悉,往来数相闻。

  曹植白

  【注释】

  1.吴质(177—230),字季重,兖州济阴(今山东省菏泽市定陶区)人,三国时期著名文学家,曹魏大臣。官至振威将军,假节都督河北诸军事,封列侯。起初因文才而被曹丕所喜爱。在魏文帝曹丕被立为太子的过程中,吴质出谋划策,立下大功。与司马懿、陈群、朱铄一起被称做曹丕的“四友”。死后谥号“丑”,后改为“威”。

  吴质同当时著名文人“建安七子”交往密切,一说他是建安七子之一,其诗文风格表现了“建安文学”的风骨。其存世作品很少,仅有答曹丕书两篇,答曹植书一篇,收录在《昭明文选》里。还有《思慕诗》一首,存《三国志》本传注中。

  2.《典略》曰:质出为朝歌长,临淄侯(曹植)与质书。

  【译文】

  曹植敬白:

  季重足下,前不久因来陈述工作情况,得与你促膝而坐,虽然在一起宴饮终日,但我仍旧感到分别的日子太久,见面的时间太短暂,所以仍然无法消除胸中的郁闷。像上一次宴饮,我们让酒杯逐流于宾客面前,使萧茄发音于宾客的身后,足下如鹰奋扬身体,似凤歌吟,像虎顾视,认为萧何、曹参不足以与己匹敌,卫青、霍去病不足以与己抗衡。足下左顾右盼,旁若无人,这不正是君子的豪情壮志吗?路过肉铺之外而大口咀嚼,虽然没有真正吃到肉,但图个心里痛快。此时,真希望能将整个泰山搬来当肉,倾尽东海的水拿来当酒,砍伐云梦的长竹做成笛,斩削泗水之滨的梓木制成筝;吃起饭菜,像填塞巨大的壑谷;喝起酒来,像灌注漏底的酒杯。其快乐真是无可限量啊!这不正是大丈夫的快乐吗?

  然而,时不我与,太阳迅疾的前行,聚首的时光如同光影奔跑一样过的很快,离别有如参商二星一样相距遥远。我的心很想摁住六龙的脑袋,让曦和让下日车上的缰绳,折取若木之花遮拦太阳,来闭塞蒙汜的深谷。但是天路高远,的确无从攀登,我心怀着眷恋的感情,以致于寝卧难安,不知道如何是好?

  收到了你的来信,信上文采斐然,如三月的繁花一样美盛,像清风一样明净,我反复诵读,就好象又见到你本人一样。诸贤所做的文章,想你回到朝歌再重新诵读,也可让那些喜欢多事的小吏讽刺而诵之。作文章的困难,不只存在于今时,古代的君子作文章时也同样感到很难!如果家家都有千里马,那么骏马就不再显得珍贵;人人都拥有盈尺之璧,和氏璧又怎么会显得珍稀? 君子如果不通晓音乐,古代的通达之论就会认为他只知实用、不明礼乐。墨子如果不喜欢音乐,路过朝歌的时候又何必掉转车头?足下喜爱音乐,又恰好在墨子当年掉转车头的朝歌县为官吏,我热切的希望足下能帮我开拓眼界啊! 我又听说足下在朝歌县已经有了不错的政绩。世界上总有求之却不可得的事,但从没有不经追求却可以不劳而获的事。如果改辙而行,就不是王良、伯乐的驾御之道了;如果改民情而治,也不是孙叔敖、郑子产的为政之方。希望足下能以此自勉而已。

  适逢接待嘉宾,此信由我口授、他人代笔而成,言不尽意。常往来相问安好。

  曹植敬白


虚阁上(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